Posted on

,喃喃道:“老伯,晚生委实是不知道。”
话音未落,余下的几个汉子七嘴八舌地报出了家门姓名。
话音未落,元兵队里早呼呼跃出五六条蒙古大汉,长刀抖起满天飞雪,直裹向蓝玉身边。蓝玉也不示弱,大臂一挥,流星锤卷起一团紫云,平空划一道圆弧,立时与那一众元兵斗在一处。那蓝玉一柄紫金流星锤矫若灵蛇,使得性发,仿佛排山倒海,加之时不时觑空儿倏出左手,施展那一指禅功夫,长短相济,指东打西,煞是凶猛。这几名蒙古大汉却也剽悍异常,纵是蓝玉武艺超群,斗了十余回合,兀自占不到便宜。
话音未落,早有两个汉子从柜台内取出文房四宝,那突额汉子亲手将墨汁磨得浓酽,施耐庵见他执著,也不推辞,左手挽起右腕袍袖,提起狼毫,饱饱地蘸得一笔,立时便要写下第一阕俚曲。
话音未落,早有两个蒙古侍卫牵来了两匹高头大马。董大鹏插了短柄狼牙棒,俯下身来,托起一个被他打倒的红巾女子,只见她头巾破碎,满脸血污,双目紧闭,浑身已然瘫软,只有那薄薄的罗衫下的胸脯在微微起伏,董大鹏一把扯下她头上那破碎的红巾,拨开被凝血粘连的头发,从腰间皮囊里掏出只小瓶,在她那头上的伤口里洒上金创药。接着又扶起另一个女子,在她腰腹的伤口上也洒了金创药粉,倒翻起她系在腰间的裙子,扎缚好伤口。他那药粉却也灵验,不多时,春兰、秋菊两人竟然剧痛减缓、伤口血凝、呼吸渐粗,慢慢睁了双目!
话音未落,只见窗门大开,立时跳进两条大汉,青一色八角英雄巾,千绊夜行服,来的正是张士诚麾下两员悍将高峻、袁泰。两人进屋之后,各各舞动手中朴刀,直奔朱尚、燕绿绫,张士德一见同伙到了,挺着朴刀又剁向施耐庵。三个人斗得十余回合,朱尚、燕绿绫与高、袁二人堪堪杀了个平手,施耐庵一柄剑却抵不住张士德一杆朴刀,略略走一走神,被张士德卖个破绽,放那柄湛卢剑搠到胁下,吸胸矬步,闪一个空子,施耐庵一脚踏空,张士德大喝一声,一转刀杆,将施耐庵齐肩一磕,立时磕倒在地。
话音未落,只见大厅上清风徐徐,直扑众人面门,一个颀长的白影仿佛秋林里一片落叶,疾如飙风,轻如鸿毛,翩然掠下。呼吸之间,那颀长的白影已然立在当厅。只见此人一身白袍,五绺长髯,脸白微腴,骨相清奇艳俗,一手捺须,一手慢慢绕着一根细细的银链,这一身洁白飘逸的打扮,这一副俊雅淳厚的神态,乍一见面,委实令人如逢世外仙人。
话音未落,只见忽忽啦啦从黑暗中涌过六个人来,施耐庵凑近一看,原来是六个身着黑色夜行衣靠的慓悍汉子。六个人一齐唱了个肥喏,说道:“俺饮马川六杰见过施相公!”
话音未落,只见剑刃抖动,满屋人连那剑势尚未看清,两个恶徒早已低哼着倒在地上。
话音未落,只见两个捕快匆匆奔进门来,那大嘴捕快趋前一步,禀道:“二老爷,新人无恙,请二老爷发轿!”
话音未落,只见两个侍卫一人提着一团花花绿绿的东西走上厅来。
话音未落,只见那秦梅娘忽地身腰疾扭,只听得一阵轻罗的窸窣之声响过,施耐庵只觉得眼前一抹红影闪过,那秦梅娘手腕疾动,红罗长裙中倏地飞出一只脚来!施耐庵还没来得及叫出声,丹田穴上早已重重地挨了一脚,他霎时两眼一花,腰腹一麻,倒在地上。
话音未落,只见他狼牙短棒一抖,搅起一阵狂风,直卷向花碧云身前。
话音未落,只听得“豁喇喇”一声大响,小庭园的后墙忽地塌了半边,土尘沙雾之中,随着一阵“哇呀呀”的喊杀,竖起了无数寒芒森森的长刀,紧接“噔噔噔噔”,一群壮汉杀进了小阁,当先一将,乌袍乌铠,面如重枣,使一杆镔铁大戟,正是威镇齐鲁的“山东王”扩廓帖木儿——王保保,只见他喝声“郡主休慌,俺王保保来也!”话音未落,长戟早到,“哐啷”一声,磕开了朱、施二人长剑,双臂一抡,一杆大戟“虎虎”生风,直逼得施耐庵、朱尚胸窒气促。
话音未落,只听得关楼下一阵骇人的“轧轧”声响起,一座金钉铁铸的闸门轰轰隆隆地坠了下来。施耐庵一见,不觉跌足长叹:“苦也,不想今日葬身此处!”
话音未落,只听得庙门外兵刃出鞘之声“铮铮”连响。接着便是“嗨”、“嗖嗖嗖”、“卟哧卟哧”、“唔唉”、“卟通卟通”一连串奇怪声音响起,显然是群刃交下,那几个人所说的“狗男女”已被杀倒在地。
话音未落,只听得平空里响起两声“哑哑”怪笑,仿佛夜枭鸱鸮,令人浑身毛发森森,紧接着呼呼啦涌进一群蒙古铁骑,当先一人身材奇瘦奇长,头戴镔铁毡盔,身着海天青团花战袍,袍襟下隐现着寒光凛凛的锁子鱼鳞重铠。只见他吊眉下一双白楞楞的眼仁嵌在骷髅般的长脸上,令人一瞧便要骇退三步。他耸着瘦骨伶仃的双肩,脚下“蹭蹬蹭蹬”地一步步挪上花厅,对着李齐拱一拱手说道:“老公台差矣!末将今日驰驱数百里,专程来到淮安,既非叙故旧之谊,亦非盘桓公务,乃是听说府上到了一位贵客,特来一会!”
话音中“铮”地一响,仿佛是兵刃掣出。
话犹未了,店堂内立时走出两个汉子,一个身躯臃肿,另一个体态精悍,两人奔到院内,朝施耐庵唱个大喏,引着他便要进屋。
话犹未了,忽听得施耐庵,李显大叫:“且慢、且慢,俺那黑牛兄弟尚未出来!”
话犹未了,廊下早应声走出个人来,只见他头戴一领灰蒙蒙的扁鱼巾,身着一件油腻腻的皂布褐,肩上斜搭着一方揩桌布,手里拿一根积年丝瓜筋,脸上堆着谦恭的微笑,牵动着黑油油的颊肉,他一头用双眼骨碌碌地打量着座上四人,一头说道:“赏脸,赏脸,四位客官用荤还是用素?”
话犹未了,李黑牛早蹦了起来,敞开叫道:“卢大哥,你们都去冲锋陷阵,偏教俺守着两个女子、一个秀才,俺心中有气!”
话犹未了,两厢兵将发一声喊,直震得耳鼓发麻。紧接着厅内传出呼声:“传施耐庵相公上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