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For I am looking for comfort
For I am nobody
He looks into my left eye
I am a man who is going to die
I am not a man.
I am not sick to die
I beg loudly,
I beg loudly,
I died with no illness but just a sigh
I feel angels beside my thigh
I have been in this damned world for over 25 years,
I have known that
I have known that
I have no regret —
I met a lot of people who said “Hi.”
I met many girls who cried “Oh, My!”
I pretend to be boy very shy
I sleep in THE bed and sigh
I struggle to ask why
I’ll take along with you by this tie
If I die today, I will not regret.
J。,阿拉上前措讪:
Kill me, Oh, kill me!
Let me die soon, lord,
Miss Tian,
Not only to the world, but to himself.
Of my ashamed life.
Oh, god, please, kill me.
Please still lie
That is why.
That should be throw in toughness,
That should sleep on sword
The reason is that I am destined to die
Though not born to die.
TO BE A MAN
Today I am going to die.
阿比叫。
阿桂挂断电话,她只能哭泣。
阿桂——职业杀手,黑社会的头子,爱上了阿拉。
阿建陪着阿拉,他的普通话糟得透顶,却能讲一口极好的广东话。他说了王姐的事。
阿拉
阿拉“打的”回家时,阿水已睡了,他渐渐习惯了阿拉夜不归宿,阿拉笑了笑,轻轻上床躺下了,身上的燥热仍未消失,很久以来的欲望得到了满足,很久,他才睡去。
阿拉“嘿嘿”一笑:’我看见你同毛毛一块去了电影院。”
阿拉傲微一笑:“我找……慕容丝燕。”
阿拉扳着玛丽的肩问:“告诉我,你没放假怎么就来了?
阿拉不说话,王姐知道他又在想柏敏。
阿拉不由得一阵感动,他轻轻拥住玛丽:“说什么傻话呢,我已经同王姐……哦,总之,我们要订婚了。”
阿拉吃过晚饭,抱着迟迟不肯入睡的秋儿和柏敏四下转了一圈。阿拉感到幸福极了,秋儿在他怀里轻轻挣扎着,哭着,没有汨,象征性,又一似一支自我陶醉的耿。阿拉笑了。
阿拉垂下了头,不再说什么,很显然,他不能立刻忘却柏敏。她不再做声,但她确信:不久的将来,阿拉会疏远柏敏的,她也深信,在这以前,阿声未和其他女孩有过这种事。
阿拉大发了。
阿拉的功课始终很优秀,虽然他大多数时间与女孩泡在一起,他的三相电学得最好,厂里电工走了,他兼了职,许先生每月给他加600元钱,现在他的工资最高,比搞设计的那个大学生张孝泉还高。张孝泉三十多岁?身高一米八,这是令阿拉羡慕的,他的那一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的理论剧烈地冲击着阿拉的那所谓封建顽固的花岗般的头脑,淹没了阿拉那男耕女织恬静的田园式生活的幻想,阿拉想:和张孝泉比起来,我是多么地幼稚。
阿拉的目光随着一颠一颠跑去的小狗移到王姐脸上。她瘦了很多,眼里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耳边那一绺风情万种、一笑就轻轻颤动的头发抿了上去。阿拉呆视着她广眼里现一种怅然若失的神色。
阿拉的狞笑,女孩的挣扎、泪水,构成一幅残忍的画面。王姐差一点昏倒了过去。“畜牲!畜牲!”
阿拉的眼神变得惊讶。
阿拉第一次知道形容头脑顽固不化还有这么好的比喻他记在日记里了。便把这些推广到自己交友,自此,他陪女孩玩,除了柏敏,谁也不肯答应了,明眼人眼里,阿拉和柏敏拍了板了,同时,他疏远了王姐,有一次,他过去同柏敏亲热,王姐在旁,他视若不见,王姐痛哭了一场,她很伤心阿拉的移情,更后悔自己不了解他,刺激了他,事已发生,无可挽回,想再去接近阿拉,门都没有。她虽有极好的声望,但终究得罪过几个姐妹,现在她们都在背后说三道四,更有甚者,赫娜竞指着鼻子骂她,“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没饥没饱,甩死了活该。”
阿拉对待王小燕不再似以前那般无礼,而是很有礼貌地叫她“小燕姑娘’,她感到很不自在。
阿拉刚要上车,却走下一位四十多岁的太太,她用广东话问鸿达制衣公司。阿拉感到这太太有些面熟,似曾在哪里见过,满心疑惑地给她指了路,一个外国佬从车窗伸出头,说了声“谢谢”。
阿拉跟了出来。在她面前蹲下。她有着长长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眼角有着细密的鱼尾纹,氟前闪蕾几丝白发。她很熟练地将竹刀插进鱼的下锁,o,下子划到鱼尾,鱼并没有立即死,尾拍打着水,溅了阿拉一身。王姐母亲忙让阿拉进屋。阿拉却问;”王姐呢?”
阿拉何知,薄言倾情,天地幸甚,为其垂青,身边丝竹,耳畔伴笙,醉因其秋波脉脉,痴因其眉目含情。朱唇启,琼珠铮铮:“累否?”一身疲惫尽消。肌肤凝霜,柳眉轻挑。与谈以支吾,远观且忘俗。
阿拉家不远,离校二里,与卢花分道后,一路慢慢走着,爬上—座山梁子,就看见自己村子了。令他吃惊的是村东头冒出一股股烟,大叫的人声也听得见。“会不会……”阿拉不敢想下去,他的眼睛瞬时睁大了,拎着书包,拼命地跑起来,太阳仍泼洒着令人窒息的热,阿拉没有感到,他脊背上冒出的汗冰一般冷……
阿拉—见之下,便高兴起来。“就是她!就是她那天在医院救我。”
阿拉叫了半天,见柏敏没应,叹着气走了,柏敏却伏在案板上,无声地痛哭起来。
阿拉接过一十女孩违过的咖啡喝了H,在沙发—亡坐下了。那女人电在他对面坐下,她抓起了电话。又放下了,按了免提。
阿拉今天同吕红去了夜大,快半夜了,还没有回来,阿水躺在床上,如何也睡不着,他起了身,摸索着骑上车,一路赶到厂里,小狗也跟了来了。老白正在看电视,车间的灯未熄,吕红宿舍也是亮着灯,他走了过去,趴着窗上一看,正见两个人正在那里打扑克,看得出一个是阿拉,另一个是吕红,他放了心,悄悄地退了回来,到老白那里看电视,一会儿节目完了,老白也困了,便出来,看看那两人还没完,只好自己先回去了。
阿拉惊喜地问:“那山东学生要不要?”
阿拉看他那憨相,很难相信他是学厨师的,不摹笑了。
阿拉来到深圳,受了许多苦,留了下来。他奋斗过,有学识,为人倚重,但毕竟,他是个稚气未脱的农村孩子,在这剧烈旋转的世界里降生,难免要有阵痛。毕竟他过来了,成为一个成熟的为人倾慕爱戴的人。我们的阿拉是中国的宠儿、华人的骄傲,—切赞誉加在他身上,他都当之无愧。
阿拉满腹狐疑,随他进了设计室。吕红锁上了门,长长叹了一口气:“阿声,我现在才知道自己多么喜欢你。阿泉根本就不是人。他出差了,你陪我一次吧?”她抱着阿拉的双腿哭了起来。
阿拉没回答,却拉她出来散步,方芳很高兴地陆他走了出来。
阿拉眯上眼,吻向她的眼睛,柏敏伸手格开他:“你怎么敢进来的,也不怕她们看见。”她指指睡得正香的王姐。
阿拉拿出小汤的那篇文章《那一串音符》。
阿拉趴在床沿上孩子似地“嘻嘻’笑了。
阿拉爬起身便往外走。众人拦住他。
阿拉怕了她,赶紧拿些水果塞在嘴里,表示抗议。她们又逼王姐,王姐苦涩地一笑。那个女孩便自告奋勇编了一个“张君瑞和崔莺茸’的故事,她还把自己比做红娘,唱了一段闽剧,阿拉皱起眉头,众人都笑了起来,纷纷表示祝贺。几个女孩又逼他们喝交杯酒,王姐母亲连忙上前解围:“订婚不是结婚,不喝交杯i别难为他俩了。”她让阿拉给王姐戴上戒指。
阿拉噙着泪为大家分蛋栏。母亲慈样的面孔又现出眼前,映在泪光里。小的时候,那年的冬天也是他的生日。母亲煮了一碗鸡蛋面条,好吃极了。
阿拉是个性格粗犷的北方汉子,却又秀气得像个南方女孩。他的眉毛弯而秀,眼睛清亮,不时眨一下,透出智慧的光芒,他的鼻子特别好看,好像那位明星?对,童安格。王姐在上中学时是一名执着的“追星族”成员,狂热地迷恋童安格。现在提起来,仍怦然心动。阿拉嘴唇红红的,显得他牙齿洁白如玉。
阿拉睡着了。
阿拉四顾一下,慢慢在一张竹椅上坐下了。屋后不远便是鱼塘,隔着窗子可以看见王姐和她母亲正在捞鱼,很浓重的闽南话飘了进来。阿拉听不懂的。
阿拉随她进了房间。
阿拉随她下了楼,刚响起的乐队立即又停下了,这次所有目光聚焦在惹得老板两次下喽的阿拉脸上,阿拉见刚才女孩还在,过去摸了摸她的手。随高女人出去了。
阿拉掏出一枚精致的钻戒,在众人面前一晃,赢得一片喝彩,给王姐戴戒指时,却套在了食指上,惹得女孩们大笑,齐声说,“错了,套在无名指上。”阿拉向来灵巧的手变拙了,他笨手笨脚地给王姐戴上戒指,竟憋了一头汗,女孩又是一场笑。
阿拉逃走阿桂,回柏敏那里睡了。
阿拉推给了几个女孩。
阿拉为田颖的事心烦,他时时刻刻无法忘记田颖那超出他想象的圣洁和美丽。他渴望比再见到她,他愤愤于日本人对她的觊觎。
阿拉无言以对。
阿拉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书包,书包里有方声的两份证件,身份证和学生证,那时他去年秋天在河边捡到的。听说方声又来了一次,可他还是没有见到……
阿拉下意识地抬头看看王姐,王姐咬下唇,原来脸上一直带着的勉强的笑早已没有了,而换上了一种迷失,一种痛苦的表情。
阿拉——许拉。方声的表弟。离家出走,一路乞讨到了深圳,成为一名技师。他使用了方声的身份证,从而造成学多误会。
阿拉一脚迈了过来:“我自己愿意吃的。与她什么关系?”
阿拉一惊,玛丽已然过来,她穿一身洁白的纱裙,有—种飘然若仙的感觉,她慢慢地走近了阿拉,伏在他的肩上哭起来,她太想念阿拉了,一见之下,竟不能自已,似乎是委屈的女孩在哥哥怀里发泄自己的泪水。
阿拉一愣,又是这个名字带给他意想不到的事,
阿拉一身腌臜,无数肮脏,不为其唾弃,以身相许,何幸之有?千言万语难尽此心感激,任泪水点滴,别却济南,只身赴大连,枪几不消此怨,且偷得一命,于此苟生。甚矣其愧,为之何颜?只把此心尽付尔,此命方安。
阿拉犹豫了,他记起了吕红的柔情,记起她在怀中的扭动,记起她在身上摩擦时的热浪,他答应了,他需要吕红那浩瀚的狂躁来淹没自己奔腾的激情。
阿拉在窗前演算一个物理方程,阿水那只浑身生了浅灰色绒毛的胖胖的小狗伏在他的脚下,嘴里叨着勉强挂在阿拉翘着的右脚上的拖鞋,竭力想把它拽下来,阿拉几次把它赶开,可它还是不停地玩弄那只拖鞋,阿拉索性把拖鞋扯下,放在窗台上。
阿拉早已不再理她,他肆无忌惮地在车间与柏敏接吻,楼上传下一阵阵酒醉似的喝彩。
阿拉招了招手。
阿拉正同柏敏在门口散步,脸上没有丝毫倦怠之色,阿水揉揉眼,疑心自己看错了,昨天晚上明明是吕红,怎么成了柏敏?走上前:“阿声哥,吕红姐呢?”他用的是泉州语,柏敏听不懂。
阿拉挣扎着想起来,他想去厕所,田颖伸手去扶他,他惊得连忙推开。
阿拉捉住那个女孩,把秋海棠递到她手里:“看好,死了我找你。”女孩提着跑了。
阿拉总是在烦闷,特别是吕红结婚后。
阿声:
阿声初到厂里,便引起了议论。
阿水——阿拉的兄弟,二人一路乞讨从武汉到深圳,与阿拉情谊真挚。
阿水垂着头出来,一见阿声,惊得“呀”了一声,隔老远站定了。
阿水那小鬼也疏远了她,而整天抚摸他的小狗,仿佛在阿水眼里,那条狗也比她可爱。
阿水整天四下里乱跑,他的广东语比阿拉学得好,也学得快,他能和几个孩子谈笑,偶尔地,他冷不丁冒出一句厦门话,让人摸不着头脑。
哎,你到底有什么不快?能否向我倾诉?
唉!想你是一杯苦涩的咖啡,
爱你的酸枣
爱情
爱上了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