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伦微笑着说:“您放心,我们已经远离嘉邺了,不会有事的。”
沈芸吃了一惊,“也就是说,你和你师傅随时都有走火入魔的危险是不是?”
沈芸吃了一惊,赶忙扶住了他,探手一试他的经脉,“你的脉象很乱,近来是不是经常发作?”
沈芸吃了一惊,抬起头看着他,“走,走哪儿去?不是才刚刚回来吗?”
沈芸迟疑了下,“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沈芸迟疑了下,“谢天,别这样责怪自己,你想想,当年如果茹月跟你走,你能给她什么?
沈芸迟疑了下,道:“我……我再去试试说服这个周先生。”想到周名伦那强硬的口气,敖家又担着他偌大的人情,她心里实无把握。
沈芸迟疑了下说:“爹,这事儿倒是好事,可您也知道,少方走了以后,我身边只有子轩,一想到他这丁点年纪便得飘洋过海,媳妇心里就……”
沈芸冲着大奶奶一笑,“大嫂,子轩以后也要叫你和大哥费心了。特别是子书,以后要多教导你弟弟,别让他太淘气了!”眼见儿子也争得上楼的资格,她心里甭提多美,即便是想忍着,脸上终究还是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沈芸冲着谢天一点头,“谢天,我有些话要跟你师傅说,也别走远,过会儿三婶还有事跟你商量。”
沈芸慈爱地笑笑:“孩子,你三叔没了以后,你和子轩便是三婶最亲近最喜欢的人,我当然希望你能回来帮我一把,可不是现在。”
沈芸从他的神色中便猜着几分,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次回来是想找《落花残卷》?”
沈芸从未见谢天如此粗暴地待她,愣了一下,摇头道:“没了,真的没了。”
沈芸从未经历这种场合,不免有些拘谨,看看眼前的刀叉,又看看周名伦。他只微微一笑,伸手打个响指,仆人过来把桌上插着红玫瑰的花瓶拿走,接着便开了葡萄酒来,周名伦示意先给沈芸倒上,那血红的酒液倒入高脚杯,只一半高点儿。空气中充溢着烤鱼的香气,桌上的小点心、火腿、鹅肝的量都不多,透着精致。
沈芸答应了一声,便飞快地离开了,又转去会场,此时,敖子轩的《联合公约》即将宣读完毕,“除西风堂内堂、千心阁顶阁、太月院顶楼和风满楼顶楼的珍本不予开放外,其他各楼书册每月择日向公众开放。建立交流制和藏书基金,各楼每收一书……”场中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响,沈芸走回原位子坐下,瞥见几位楼主的脸色都变得铁青,而孔一白的眼神则总往风满楼方向瞟,她心想,难道他要趁这个机会在风满楼里搞鬼?
沈芸答应一声,赶忙过来,老太爷指着桌上的钥匙,说:“这个你先替子轩收着,等他脑子什么时候清醒了,再给他!”
沈芸大叫一声,“方文镜!你敢!”也伸手掏出了银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