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起都散了吧!没有躲躲藏藏,哪里来得偷,但愿从此后风满楼用不着那么多的规矩,再不用死那么多人。我明白了!我敖子书怎么今日才明白!”说着,便挣脱敖少广的手,快步跑了出去。
散了宴席后,敖子书便急匆匆地奔去风满楼,好像再不去,这楼便不属于他了似的。适才在酒席桌上,爷爷把那串钥匙交给三弟时,他险些当场晕过去,若非子轩拒绝接受,子书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支撑着吃完酒席。他简直搞不懂,明明自己才是少楼主,爷爷为何还要把钥匙传给子轩?这个家只有他视书如命,为了一本孤本《影台记》,他甚至不惜典当衣服也要把它弄到手。子轩能做到吗?他从小就贪玩,不喜读书,如何可以接管风满楼?
山风呼呼地吹着,她咬着牙,双手像磁石般紧紧扣着石纹向上游走。待上到绝顶时,发现上面很是平坦,约有百来平方,四面高,中间略凹,像个盘子形状。沈芸藏在一块怪石后窥看,只见正南高处结有一个草棚子,旁边一块洁白的石头上正端坐着一个人,青衣草鞋,背对自己动也不动。她的眼睛一热,便要叫出来,却听那人轻声道:“你终于来了!”
山路像绳子一样从山顶缠绕而下,在下方那片绿色的竹海中,随风传来一阵歌声,隐约地犹能听得清唱词:小妹妹对哥情儿真,一天三遍挂在心,竹子拔节细又高,哥哥哟,莫忘了妹妹对你的亲……
山上危岩交错,有土的地
沈芸沉痛地看着他,“谢天,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起来?”
沈芸沉吟道:“因为……风满楼不是一般人能进的。”
沈芸沉吟了下,温声道:“雨童,你爸爸既然知道你逃回来了,花雨轩那边肯定是有人盯着,此处偏静倒不会有什么人来,你姑且便呆在这,哪儿也不要去,等我回来,知道吗?”
沈芸沉吟着,说:“爹,无非是把书拿出楼来,烧火蒸水,有这么难为吗?”
沈芸沉吟着:“说我害死了老太爷,敖家的人便都信?子书他应该知道实情,难道就没站出来替我辩解?”
沈芸沉吟着:“这周小姐人倒是不错,挺招人疼的,可她家里人同意吗,你就这样擅自决定了婚姻大事?”
沈芸吃惊地看着他,问:“谢天,你也这样看我?”谢天低下头喘息着,并不回答。沈芸心下很是失落,暗想:“难道我已被那座风满楼磨得如此不堪了?不,忍让不等于是懦弱,我只是不想再积怨,何止是风满楼的规矩要改,便是落花宫亦是一样,行事总该是光明正大的。”想到这里,她轻叹了声,眼睛满是垂怜之意,“谢天,小时候我最疼你,总怕你受伤,被小人所害。你师傅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不假,可他有一点你不该学,就是仇恨!”
沈芸吃惊地看着他,又望望四周,周名
沈芸大声道:“各位不知,前跟两名穿学生的护卫分开众人,来到孔一白面前,低声说着什么,她靠近时只听到几个字,好像是说有人中途跑了。孔一白的脸色便沉下来,抬头环视会场,目光在沈芸脸上扫过时,顿了顿,又转向他处。
沈芸的嘴唇都咬出血来,声嘶力竭地喊:“师兄!我求你!我求你了!把孩子还给我!”敖少方哆嗦着,说:“方先生,一切不关孩子的事。”
沈芸的嘴唇哆嗦着,脸上闪过痛苦的神色,颤声道:“你不要提了,不要再提了。”
沈芸低声对谢天说,“孩子,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要进去!”
沈芸点点头,“我信你。你这孩子虽然做事有时欠妥,但心底还是善良的。”
沈芸点点头,待他们都退出门去,才关切地对谢天说:“孩子,你刚才是不是又发作了?记住,以后千万不要妄动无明,那会使你走火入魔的。”
沈芸点头,轻叹道:“周先生所言不假,少方若是有知,一定也会喜欢周姑娘的。”
沈芸点头道:“我便最爱与他一同饮酒。”
沈芸盯着他,“如果让你在风满楼和茹月之间选一个呢,你会选谁?”
沈芸盯着他,“茹月害死的?你既然知道了,为何不去报官?最起码你该告诉你爹你娘,为什么不告?”敖子书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么多年茹月和老爷子的事你不是不知道,一碗莲子羹解决了,你是不是也乐意看到?每一次出事从没见你先站出来承担,你总是先为自己开脱。你到底有没有做人的一点骨气!”
沈芸盯着他说:“子书,你若斗不过,敖家和这风满楼就全完了。现在各楼都盼着这一步呢。与人斗绝不仅仅是斗外力,更斗的是心计,你心里倒不缺智慧只是缺了胆量。三婶相信你总会独当一面的。”
沈芸反驳道:“心胸之大并不在读书多少,我敢断言子轩现在心中所容藏的东西,已经比他大哥多了,上风满楼反倒会固步自封。我跟周先生虽接触不多,但也知您是个通情达理之人,这里便替敖家全门老小求个情,万望成全。”说着就是一揖。
沈芸放下杯子,说:“我还能喝出一点葡萄的味道,比糯米酿出的酒甜,只是没那个香。”
沈芸愤怒地看着大笑不止的方文镜,恼道:“跟你说正经的,你却幸灾乐祸,敖家坏了名声,连带着我也丢人现眼,你就得意了?”
沈芸赶忙把她拉起来,敖少秋眼睛湿润了,说:“是我没能保护好你。茹月,明天我就请老太爷作主,把你嫁给谢天。”
沈芸赶忙点头,“有我在,你放心吧。”谢天自跟茹月上船起,她就一直跟着,总担心他会出什么事,现在听了这句话,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沈芸赶忙抹掉眼角的泪痕,笑笑说:“你们怎么不在书场了?”拉着雨童的小手,又问,“听说,你父亲过两天就能来嘉邺镇?”
沈芸赶忙赔笑说:“你先等一会儿,委实这礼物太重了,我们要禀过老太爷才敢定夺。”转头对敖少广说,“大哥,烦你回跑一趟!”敖少广急匆匆跑回去。
沈芸赶忙笑笑说:“没什么,是妈想偏了,想到另一个人身上去。我说这事怎能这般巧呢?
沈芸感动地点头,“我明白,子轩会对雨童好一辈子的。”
沈芸感动地点下头,却是说不出话来,就那样看着她生命中两个重要的男人,一步步走出了视野,而用不了多久,她的命根子子轩也要离去,前往异国他乡。顿时,沈芸觉得有一股浓重的悲凉气息慢慢地涌上心头,思前想后,这一幕幕一桩桩的总有股子曲终人散的味道,不由得长叹一声,有些茫然若失。
沈芸刚想转身,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叫喊,“芸儿!你在哪儿啊!芸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